北京西站:20000件防护服运往武汉
来源:北京西站:20000件防护服运往武汉发稿时间:2020-03-29 00:31:25


截至发稿时,加拿大累计新冠病例共计5655例,死亡61例。据相关媒体报道,27日当天,湖北黄梅江西九江长江大桥卡点解除。但大桥的另一侧,江西九江却出现拦截湖北出行人员的现象。28日上午,九江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其官方微信上发布公告称,撤销疫情防控期间在九江长江大桥设置的临时防疫站点,确保往来车辆人员无障碍通行。该事件虽然得到解决,但也难保其他地方不会再次出现类似情况。笔者认为:此时设卡拦阻湖北人,不合法不容情。

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再次接受健康检测,留下住所、联系方式、来京目的等信息。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

在美浓轮看来,中国成熟的科技也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微信建群、疫情管理等应用程序可以有效帮助相关部门联络和监管,迅速传达各种信息。而日本往往是通过电话传达消息,费时费力,而且缺乏了解他人情况的渠道,导致隔离期间难免因担心自身处境而胡思乱想。

“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3月10日下午,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起飞后不久,佩戴口罩、手套、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赴京目的、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到达机场后,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几经周折,终于被允许入境。

居委会登记了美浓轮家的门牌号、联系方式,把他拉进小区的微信管理群。通知他必须接受为期14日的居家隔离,期间不许外出。需要购物、点外卖可以网上下单,居委会会派人送到他家门口,垃圾只需放在门口就有专人帮助清理。美浓轮泰史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在空中就感受到了中国防控措施的严格,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他“出乎意料”。

阻拦湖北人出行,不合情理。作为同胞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他们在疫情苦海中挣扎多日,不得已的封省措施苦了他们,护了大家。他们经受的死亡、压力、恐慌、无助,助我们赢得了美好的今天。春天来了,谁也不能阻止他们踏进春天。在严格查体温、健康码之外,你本应奉上一杯春茶,说一句暖心的“辛苦了”,而不是城门紧闭,刀兵侍候。

随后,艾伯塔省也更新了新冠疫情的数据,新增79例,累计621例,死亡依然是2例。

美浓轮泰史的老家千叶县毗邻首都东京,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直到返京之前,当地仍有很多民众出门不戴口罩,虽然迪斯尼乐园暂停营业、学校停课,但政府并未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

美浓轮泰史更惊叹“中国民间力量的强大”。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隔离期间除了不能出去,他并未感到任何生活上的不便。无论是居家隔离还是集中隔离,生活起居都有工作人员协助打理。帮收快递、送餐上门、清理垃圾……涵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说,“这些后勤工作必须有人做,居委会、酒店等机构的民间人士冒着自己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加班加点的默默工作,非常辛苦,我敬佩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想对他们道声‘感谢’”!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根据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境外进京人员管控措施的通告》新规,符合居家观察条件的人员应在入境前向居住地社区提出申请,入境前未申请居家观察或申请暂未得到评估同意的,先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美浓轮泰史入境前并未申请居家观察,因此其于20日被转送至指定酒店,接受为期14日的集中隔离。这样一来,他的隔离期被延长至24天,预计4月2日“解禁”。美浓轮泰史现正在通州某酒店接受集中隔离,这里住的几乎都是近期从国外来的返京人员。